情色笑话

性奴隸空姐

9.7

性奴隸空姐



第一章 性奴隸空姐


從成田機場出來的小森亞矢香,一手拿著皮包,一邊往停在旁邊的賓士轎車走去。白藍相間的圍巾、寶藍色的制服使得她格外好看。她本來就是個一流的模特兒,當她穿上一年前重新設計過的制服時,顯得更有魅力。


以前大家都批評空服員的制服太過單調,去年年輕有遠見的由多加社長接下棒子時才改為現在的式樣。首先就是把暗藍色系改為寶藍色,再把夾克及裙子改成窄裙,長度也所短成膝上十五公分,恢復了長久以來流行的迷你裙。一經如此更改,使整個氣氛都變得性感起來。


當初,也有正反兩個意見,尤其是那些資深的空姐及對窄裙沒有自信的空姐們反對得尤其激烈;而新社長強力支持的主意,卻贏得男顧客的大迴響業績提升了百分之百後,再也沒有反對的意見了。


對於穿那樣制服的亞矢香,除了一般乘客以外,連在機場工作的相關人員也會對她另眼相看。除了她超一流的身材,再加上舒整乾爽的髮型,戴上藍色小帽後突顯的面貌,氣質高雅的微笑,以及空姐本身吸引人的知性感覺。


「真不愧是北東航空的空姐,又漂亮又吸引人。」


「當然嘛,她是北東航空年輕社長的未婚妻呢!」


「真是好眼光,假如我能跟那位超美人空姐來上一手,那我死也甘願了。」


「喂!聲音太大了。」


亞矢香一邊聽著兩位守衛警備如此的談話,停在賓士車前面。


好不容易,司機保永才察覺到,他下車說︰「歡迎回來!我幫你提行李。」他一邊拖著快掉下來的褲子,一邊來接皮包。


當手與手接觸時,亞矢香急忙把手放開,那是一雙出滿汗的手,稍微碰觸就引起全身的雞皮疙瘩聳立。


(為什麼由多加會用這麼一位駕駛員呢?)


從以前亞矢香就一直覺得不可思議,並不是保永有什麼特別無理的舉動,只是從第一次見面,就有一種生理性的排斥感。


保永是個三十過半的矮小男子,一雙眼睛好像隨時都在窺視什麼似的,臉色慘白,與寬大的額頭比起來,鼻子和嘴巴則稍嫌過小,大大的眼睛是茶濁濁的顏色,只要被那雙眼睛一看,就覺得寒意四起。


「直接送回公寓是吧?」


「是的,麻煩你。」


穿過後照鏡與亞矢香的視線相對後,亞矢香反射性的浮起了空姐慣有的開朗微笑,然後把長腳翹了起來,當然那條超短迷你裙用手緊緊按著。


「飛累了吧?請你休息一下。」


「謝謝了。」


的確一直裝出笑容非常麻煩,而且很睏了。在飛行之後,腰部總是覺得特別酸痛。而最有自信的足部,也因長久困於高跟鞋中而腫脹起來。


話雖如此,在這麼一位司機面前卻絲毫沒有睡意,只要一想到他那雙眼睛偷偷地望著自己,就覺得不寒而慄,正確來說,在這麼狹窄的空間中只剩下兩個人吸著同樣的空氣,就已經令亞矢香覺得非常的難受。雖然自己也覺得這種想法不好,但是對這種感情上的自然反應卻無法說明。


過了一會兒,車行速度慢了下來,停住了。


「怎麼了,保永先生?」亞矢香的聲音有些慌張,因為周圍並沒有加油站,只有幾間民房。


「等一下!」保永的嘴邊浮起一股不明的笑意。


「保永先生!」


「馬上就開走了。」


保永露出了雪白的牙齒,同時後車座兩邊的門被打開了,進來了兩位黑人。


「你們要幹什麼?」


車子又疾速開走,這時亞矢香的肩膀及胸上被大手一按。



「喂!保永……」一開口,突然感到一股強烈的藥味撲上口鼻。


不一會兒,亞矢香就失去了意識……


(貳)


眼睛被戴上眼罩的亞矢香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光線。意識清醒後,才知道雙手已被反綁在背後,眼睛也被戴上了眼罩。


車行一個多小時後,亞矢香被帶到這間好像是倉庫的地下室,而且整個房間沒有一個窗戶。雖然拿掉了眼罩,但是亞矢香的身體卻被綁在一張金屬椅子上,而口中也塞著一條黑皮帶。


「覺得如何?」透過燈光,以及有三個腳架支撐的攝影機,可以看到保永站著張嘴淫笑。


「帽子掉了。」他把手上的帽子戴到亞矢香的頭上︰「你已經被組織選為奴隸候補,現在要來試試你對做奴隸的反應測試。」


聽到保永這番無理的話,亞矢香已經感受到一股絕望的氣氛。


「假如你發誓要成為性奴隸的話,我就幫你開鎖,你脫光衣服和我交媾;假如你不願意的話,就穿著這套制服讓我慢慢玩弄你。如何?要不要發誓?」


「不……」亞矢香全身顫慄著直搖頭。


「哦……那就沒辦法了。」保永眼中露出興奮的光芒,把手伸入鐵煉之間的藍色外套,將乳房撥出來。


「嗯……」亞矢香張大了嘴巴,身體因為被侵襲而不安地扭動著。


「好漂亮的乳房!」


從制服上也能感覺到乳房正被握在保永那雙粗糙的手掌上,他那雙手正粗魯地來回搓揉,像這種不知如何愛撫的男人,絕對不允許他霸佔我的身體,也不和他交往。


「在衣服之上摸不夠過癮!」保永開始解開襯衫上的鈕扣,一個、兩個……然後露出了雪白的雙峰。


「喔……」亞矢香拚命咬著皮帶呻吟,只碰到手就覺得恐怖的男人,如果他的手來碰自己的乳房那真是不堪設想。


覺得自己快瘋掉了的恐懼及羞恥、屈辱心,讓她想大聲地叫出來。


保永這時已把扣子完全解開,眼看著魔手就要伸進來了。


「噢……」亞矢香皺著眉頭閉上眼睛。但是她拚命忍耐,雙手在椅後緊握。這個男人就是想看自己的痛苦,想看到流著淚求他的姿態,那只好繼續忍耐下去了,我不想為這種小人拋棄自尊,不想成為小女子。


壓抑住全身聳立的寒毛及開口尖叫的意念,亞矢香正面而視。保永的指頭攀上了乳頭,亞矢香睜開雙眼,可憐地望著他。如果不是這樣限制了女人的自由,他根本是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卑劣男人。


終於他的手放開了乳房,然後在椅子前面跪下來,面對著制服的迷你裙他的眼睛直望向大腿深處,並且扯裂黑絲襪,膝上十五公分的迷你裙坐在椅子上自然又短了十公分。


「好美的腳!」保永流著口水,把手放到膝上。


「哦……」亞矢香的兩條長腿緊緊地併攏著發抖。


大家都說改迷你裙後,受益最大的就是亞矢香了。並且私底下也有人說,新社長由多加一定也受不了那雙美腿的誘惑,那倒也是實情。因為每次約會如果看到亞矢香穿迷你裙總會特別興奮,在床上也會把她的腳從頭到尾吻一遍。若說謠言有錯的話,可能就是指這雙腿的事而已。而這樣的一雙腿,現在正被保永愛撫著並用臉頰去摩擦。


(參)


「把腳打開!」逐漸興奮的保永,一邊吞口水一邊說。


亞矢香本能地把大腿閉緊。


「怎麼了?」


亞矢香瞪著保永。


「真沒辦法!」保永站起來按下一個鈕,馬上就進來了兩個黑人。


這時她的臉色大變,身體被緊緊地綁著。


「把這個奴隸空姐的兩腿打開。」


「是,老闆!」兩個黑人手上拿著鐵煉,蹲在亞矢香的兩側,兩隻黑手一左一右地扳開雙腿。


「啊!」她想掙脫,但兩隻手的力量太大,兩隻足踝一下子就被綁在了椅腳上。亞矢香的腳成八字形,但她還是拚命靠攏。


「還想抵抗嗎?」保永的聲音從後面傳來,他鬆開她口中的皮帶,直視亞矢香。


亞矢香深深吸了一口氣說︰「不要,請不要……」到目前所遭受到的屈辱,一口氣叫了出來︰「快把鎖打開,我絕不原諒你,我要全部告訴由多加,你給我小心!」


「內褲給我看看吧!」


「不,死也不要!」


保永用眼睛示意兩個黑人,他們兩人的手一下子就抓住兩條腿,把鎖扣在近膝蓋的地方。


「不……不要……」


雖然渾身使勁抵抗,但兩條大腿全然無視亞矢香的意志左右張開。


「哦……」當大腿被分開固定起來的時候,亞矢香也只能咬唇低頭了。


已經縮到膝上廿五公分的迷你裙,由於左右大腿分開的緣故,更往上提高。


「已經完全看到內褲了!」保永面對面站著,無情地一直望向迷你裙的最深處。


「啊……」亞矢香知道掙扎也是無謂的,只有想辦法緊閉雙腿。


雖然肌膚未損,也尚未有其他的愛撫,但亞矢香已經覺得好慘。平常為了讓大家看到這雙經常穿著超短迷你裙的套裝或洋裝,裡面絕對不再穿其他東西,這是一般服裝上的美學。假如對方是自己真正愛的人,也許可以原諒,但是那也只限於在床上的時間而已。


但是不管多麼地相愛,就算是由多加也好,要叫自己把穿著迷你裙的腳像A片女星那樣開的大大的是不可能的。更何況現在立於眼前的,是個卑賤的司機,是個僕人,而自己身上穿著的這件制服更是給亞矢香帶來更多的屈辱。


聽說北東航空的男性乘客,幾乎都會期待寶藍色迷你裙底下的內褲可以看得見。但是期待歸期待,高雅的空姐們永遠不會穿幫的,這就是和那些A片演員的不同之處,那種隱隱可見卻又看不到的距離有如一層厚壁。


「哦!黑色的啊!」保永正面跪下來,把臉放在九十度張開的兩膝之間,眼睛直直看到迷你裙的深處。左右被張開的大腿上的絲襪中的腳及被黑色內褲包裹住的山丘顯露出官能美。


「飛行時都穿黑色的嗎?」保永用一副貪慾的表情,好像馬上就要把絲襪脫掉好好地舔一舔的表情說︰「是嗎?」


「跟你沒關係!」亞矢香一邊顫抖一邊回答。


亞矢香除了有一流的胸部、大腿、臀部及豐滿的身體之外,想必她的下體私處線條也很完美。不管大腿是開是合,都有令人煩惱的曲線。保永嚥著口水,從頭到腳把穿著制服的亞矢相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然後想像著美麗高雅的亞矢香如何張開兩腿擺出那種誘人的姿態。


對保永來說,現在最寶貴的就是藍色制服、黑色內褲、絲襪、高跟鞋,與長程飛行後所留下的汗臭味。左右被分開的大腿中傳來一種刺激性慾的味道。保永有一陣陣的暈眩,他可以感到自己兩腿之間的男兒本色正在升起。


在空氣中已經充滿亞矢香在飛行後那種獨特的味道,包含著健康與芳香的體味。保永一邊呻吟,一邊靠近左大腿,用嘴唇去吻它。


大腿一受到這股彈力與刺激,身體更加震動不已。保永愈發感覺到這時大腿所散發出來的魅力,不管平時亞矢香是如何嫌棄自己,但這條腿現在的確是自己的東西。


接下來,保永又看著右腿。只要是人都會有兩條腿,但是為什麼亞矢香兼備高雅及官能美的雙腿,如此引人遐思呢?保永覺得自己太幸福了,突然嗚咽了起來,一邊流著淚,一邊親吻著右大腿,感覺四肢欲情逐漸高漲。


在這兩條大腿之間還有一個成熟的蜜穴,極高官能美的寶庫。他把整張臉湊上去,可看到黑色的內褲中包著鼓起的小山丘,那裡有足以粉碎男性理性的芳香的官能美。他慢慢地把鼻子和嘴巴湊上去。


那種像電流般的喜悅一擊,直衝向雲霄。吸一口氣,那種感覺就像導火線一樣。那種飛行後的體汗臭味,以及自然的體香,都令保永的男物達到無上滿足。沉溺於國際線空姐的雙腿之間所帶來的喜悅,一下子他就洩出來了。


(肆)


「奴隸空姐,說你的名字。」保永望著亞矢香的迷你裙,站在攝影機後面詢問。


「這是什麼?不要再玩了!」亞矢香感到兩腿之間的涼意,叫了起來。


「回答問題,奴隸空姐!」


「不要!」


「真沒辦法。」保永再度送了一個訊號。


剛才那兩個人走過來解開亞矢香後面的繩子,馬上又綁在頭上,腳上的鎖也解開,用馬達吊起來。那兩條漂亮的腳,從地面上被吊了起來。


「我再問一次,叫什麼名字?」


「嗚……」亞矢香瞪著他。


「啊……」光頭的那位把手從迷你裙伸進去往臀部摸。


「不要!」臀部被黑色絲襪及束褲包得很渾圓。


「令人可惡的臀部!」保永瞪著那個富彈力的臀部,走來走去。


「嗚……不要摸我,好髒喔!」亞矢香忘了兩手的痛,叫起來。


然後,有一條鞭子落在她的屁股上。


「啊!」身體痛到心底去,亞矢香的身體縮成蝦米狀︰「你做什麼?」


「說名字!」


「你知道啊!」


亞矢香又被打了兩個耳光。


「姓名?」


「小森亞矢香。」


「工作?」


「國際線空姐。」


「年紀?」


「二十四……」


「身高?」


「一七六公分……」


「胸圍?」


「……」


鞭子在胸前抽了一下。


「九十三!」亞矢香咬著她美麗的下唇。


(伍)

「罩杯?」


「D罩杯!」


在日本沒有E罩杯,胸衣也都是穿舶來品的。


「臀圍?」保永的手在那個渾圓的臀部上摸來摸去。


「九十三。」


「第一次是什麼時候?」


「……」


「回答啊!」


鞭子又落在大腿上。


「啊!」亞矢香被吊在上面的兩隻手縮了起來。


「十六歲的時候!」她啞著聲音說。


「對象是誰?」


「那跟你……」亞矢香看著保永,把話縮回來。


這件事還沒跟誰說過,對亞矢香來說是最不想提起的事︰「高中同學!」


「那時候就喜歡做愛吧?」


「不……」


才說出口,鞭子又繞了上來。


「差不多吧?」


腿上又吃了幾鞭。


「說喜歡!」


「不要!」


鞭子又抽了幾下。


「說喜歡!」


「不要!」


大腿的肌肉已經被打的發青,再加上兩腕的重量,她感到一陣激痛。


「說!」鞭子快速地落下。


「小人……」亞矢香叫著。


「啊!」鞭子飛上了兩腕。


「說啊!奴隸空姐!」


「嗚……嗚……喜歡!」她說在嘴裡。


「大聲一點!」鞭子又揚了上來。


「我喜歡……做愛……」她垂下眼睛,咬著嘴唇。


「和社長每個禮拜做幾次?」


「沒那麼頻繁!」


國際線空姐幾乎有半個月的時間待在國外。


「在日本時天天都可以見面啊!見面時每天都做吧?」


「我愛由多加!」


「我沒有問你那些話!」鞭子又飛了上來。


「好色空姐,說出你的性感帶的順序!」


「嗯!胸部、耳朵、嘴唇、背部!」


「還有一個!」


「啊!大腿內側!」握著鎖的掌中早已汗水淋淋。


「那……這裡沒有感覺嗎?」保永把手伸到內褲內。


「嗯!有感覺……」


「什麼?哪裡有感覺,說清楚!」


「性……性器……」美人空姐為了保持形象,仔細地回答。


「不老實說,就再給你吃鞭子,臉部一記,胸部三記,臀部十記,大腿十三記,哪邊好自己挑。」


「惡魔……」選哪邊都不舒服。


「好,那就臀部了!」


「你……」亞矢香呆呆望著保永,但保永的鞭子毫不留情地落下來。


「哦……啊……」亞矢香叫了起來,除了臀部外,全身也因麻痺而疼痛。


臀部結束後,又移到了美腿上。


「再說謊,就打臉,知道嗎?」亞矢香的頭被頂起來。


「啊!好……」她呻吟著說。


「喜歡什麼體位?」


「正常位!」


「其他呢?不喜歡從後面嗎?」


「不喜歡!」


「後面有沒有做過?」


「沒有!」


「那這個屁股還是處女了,得點最高。」


她張開眼睛看著保永,看到他在按著什麼東西。


「胸部、臀部都沒有問題,再來做體力測定吧!」


「那是什麼?」


「那是注定你今後命運的測定,好好加油!」


終於從上面被解下來,兩手被解開了,幾乎失去了感覺,腳也麻痺了,但還是趕快拉下迷你裙,整理好胸前的衣服。


「幹什麼?全部脫掉,性奴隸!」


「啊!」


亞矢香吞了一口口水,眼前出現的是那卑劣的矮男,如果手腳自由的話,是不會輸他的,但由於後面還有兩個人,所以不敢輕易出手,不,應該說是保永後面有一個龐大組織。


「怎麼了?」保永拿著鞭子望著亞矢香。


「不要用暴力!」她吸了口氣,把手按在制服上,皺著眉,開始脫裙子,雖然有不平的意識,卻說不出口。


制服是空姐的勳章,不論男女都對這套制服十分嚮往,只要國際制服一上身就是因為優秀而被選拔出來的。


把裙子脫掉後又開始脫上衣。


「先脫絲襪!」


亞矢香瞪著他,開始脫掉絲襪,保永又要她把鞋子穿上。


脫完上衣及乳罩後只剩下高跟鞋、黑色內褲及白藍相間的圍巾,亞矢香緊閉大腿,兩手抱著胸部。


「把頭發放下來!」


她皺了一下眉,然後把後面的發針取下,長髮像洪水一般洩下,女人味濃厚的卷髮更增添了一股嫵媚。


「手拿開!」保永幹著聲音說。雖然已經洩精一次了,但看到漂亮的亞矢香只穿著一條內褲站在面前,不禁又燃起了慾火。


「真想好好地玩你幾個小時!」說完又去抓亞矢香的乳房。


亞矢香嚇了一跳,把保永的手撥開。


「好好站著!」一下子臉上多了兩道鮮紅的掌印。


「你幹什麼?」


她瞪著他,一下子身體又挨了一拳,雖然保永弱不禁風的樣子,拳頭的威力卻很大。


「喔!」亞矢香的裸體成了弓形彎曲下來。


「好好站著,奴隸空姐!」


亞矢香抬起頭,含著淚說︰「不要用暴力!」她拜託他。


「叫你好好站著,聽到沒有!」


「我知道了!」她把心一橫,點點頭答應。


保永握著她的乳房,在胸前搓揉一番︰「把腳拉開!」


「……」亞矢香皺著眉頭,張開那雙美麗的腳。她一直忍耐著,感到全身所受到的屈辱。


像打擊她的士氣一樣,保永的手伸到內褲中開始慢慢畫圓圈。


「飛行時,你也希望客人如此碰你吧?」


「……」


「如何?」


「不……不是……」


「胡說八道!如果不是,幹嘛穿這麼性感的內褲,又讓乳房在那邊擺來擺去?」


「嗚……」


「好色的奴隸空姐,還要接受更嚴厲的檢查!」保永的手依然停留在內褲裡面,一面叫黑人手下出來。

(陸)


兩隻手又被綁起來,鎖上三公斤重的鉛塊,兩個共有六公斤,就算兩手垂下來,也是很重的,何況又有剛剛的疲勞。


「爬!」


亞矢香慢慢地蹲下來,兩手放在地板上,看著地上的蠟燭,表情非常痛苦。


就像相撲場中的大園圈一樣,每根蠟燭都點上火,圍成一個大園圈。


「好,先爬一周量時間!」保永送了一個信號,黑人之一把亞矢香的兩腳抬起來。


「啊!」亞矢香連忙用兩腕力量來支撐上身。黑人從後面推,把她推到蠟燭旁邊。


「來,跨過蠟燭!」保永抓著她的頭髮,命令她跨過正在燃燒的蠟燭。


燭火離胸部只有十公分,而且每隔三十公分的並列著,就算不動,肌膚也會感到灼熱,但至少為了躲避熱度,在縫中穿梭。


「三十秒!」


「那是什麼?」她提出抗議。


「性奴隸在體力上的要求是絕對必要的,所以一直做到不能動為止!」


看到保永開始按馬表,亞矢香無奈地又開始走。


本來亞矢香的運動神經就不弱,從孩童時代起一直喜歡體育,現在也以韻律操來保持身材,而為了讓空中小姐的工作做得更優雅,是應該培養耐勞任怨的體力才行。但是,剛飛行完已經很累了,何況又是如此被吊著,兩手早就沒有力量了。前進一步,兩手就會發抖,若把兩手上的鉛塊除去的話,至少走個一周是沒有問題的。


「過十秒了!」走了三分之一時,保永的聲音響起,但已經到了極限了!


「啊!啊!」每走一步,就感覺到千斤重,但只要把身體往下移一點,又會感到蠟燭灼灼逼人的熱度。走了大約一半,早就汗流如雨,一滴一滴掉下來了。


「還剩十秒!」


「啊!」亞矢香用盡力氣準備抵達終點,兩手慢慢移動,終於抵達目的時,就像跑百米一樣呼吸急促。


「二十八秒七!」


亞矢香面貌向上,兩腿緊閉,把頭低下來時,長頭髮碰到了火焰。


「火滅了!」


回頭一看,保永指出第五號蠟燭的火已經熄了,可能是被汗水熄掉的吧!


「重頭來!」


「什麼!」


「開始了喔!」保永按下馬表。


「噢!」沒有抗議的餘地,為了不浪費秒數,一刻也不敢遲疑,但是兩隻手當然比第一次更累、更重了。


「還有十秒!」


聽到這一聲,還走不到一半,除了兩隻手無法用力外,這次還要小心不要讓汗水流下來。


「噢!」亞矢香咬著牙,加快速度,但身體完全不聽使喚,到了終點已經三十三秒了。


「再一次!」


「請讓我休息一下。」由於都是用兩手走路,已經非常難過了。


突然,背部被鞭子抽了一下。


「啊!」兩手失去平衡的亞矢香差一點被火焰觸到,她拚命地把兩手撐直。


「一直做到好為止!」保永冷酷地按下馬表。


「好過份!」亞矢香邊罵他,一邊挑戰第三圈。


這次走了二十九秒八三,但是途中又滅了兩根蠟燭。


「再一次!」保永無情的下命令。


汗水不斷落下,當她意識到的時候,馬表早就開始走了。


亞矢香失敗了五、六次,第七次,終於以二十九秒六過關,算是運氣好,汗水沒有滴在蠟燭上面。


影片评论

首页

长视频

短视频

图片

写真

小说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