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古典

【宝莲灯之极品沉香】(04)【作者:北斗星司】

9.7

【宝莲灯之极品沉香】(04)【作者:北斗星司】

字数:1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04章母子乱伦,父亲观摩

  此时的杨婵心里,其实对这种事儿也是非常的矛盾的,毕竟她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如今却要和儿子……儿子干这种事儿……这让此时的杨婵如何可以忍受那样的耻辱?可是不那么做的话,沉香就会死……自己死了不要紧,但儿子不能出事儿啊!

  所以杨婵此时也只能是豁出去了,一切就按照那剧本上的写吧……

  「娘,你……你关门干什么?」此时的沉香眼见杨婵将门给关上了,不禁脸上露出了惊奇之色。

  杨婵关好门之后,接着走到了自己的儿子身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自己的孩子,白玉一般无暇的脸上,不禁闪现出一丝晕红,接着说道:「沉香,刚才……刚才你对人家小丫鬟做那种事情……便是……便是想要女人了,是不是?」
  听到母亲又一次这么问,沉香这孩子当然是更加羞涩,低下头来一句话也不敢说。

  而杨婵静静地看了沉香一眼,接着轻轻将沉香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中,说道:「沉香,作为一个男人,长大了以后想要喜欢女人,那是很正常的……只是,你不能对人家不认识的女孩子做那种事情,要知道丧命事小,失节事大,人家姑娘如果被你糟蹋了,那可就只能去死了……你放心,娘过些日子,就为你找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

  「可是……可是……」沉香在听到杨婵这么说以后,却是一下咬牙之后,说道:「可是……娘,我……我真的好难受啊……我……我……我好想……我忍不住……」说到这里,沉香满脸不好意思。

  「你……你忍不住吗?」杨婵心里更是吃惊不已,心想沉香如今说的这番话,这和那剧本上写的一模一样。

  「是啊,娘,我……我好想品尝一下女人的味道……我真的好想要啊……」沉香红着脸又继续说道。

  杨婵此时沉默了片刻,接着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接着就轻轻将手伸到了沉香的胯下,一把按住了他那私密的男性部位。

  「啊!」此时沉香和刘彦昌都是大叫了一声,可是杨婵只听见沉香的叫声,却听不见刘彦昌的叫声了。

  「娘……你……你干什么?!」沉香很明显是吓了一跳,却不敢动,只是震惊地说道。

  「沉香,你……你这里好硬啊……真是……」杨婵触摸到了沉香的下身,只觉儿子的一根巨物已经傲然挺立,硬的不行,她心下叹息一声,接着伸手一推,就将沉香推倒在床上,接着嗔道,「沉香……你这个孩子……真是坏,你……你心里想念女人,娘是了解的……娘这么多年也亏欠你太多了……如今……如今也只能这么补偿你一下了……」

  说到这里,杨婵在又犹豫了片刻之后,终于还是一咬牙,缓缓伸手,就去解自己的衣带。

  「啊!」此时的刘彦昌看到自己最爱的女人,沉香的母亲,三圣母杨婵居然在亲生儿子的面前宽衣解带,真是震惊不已,他立刻激动地拍打着墙壁,大叫道:「三圣母,你干什么?!你这是干什么?!快住手!」可是此时的杨婵,压根儿就听不到刘彦昌在说什么、在做什么。

  「娘,你这是干什么?!」沉香似乎对眼前的一幕感觉到非常的震惊,赶忙一把拉住自己母亲已经把衣带解开,正要脱下外袍的玉手大叫道。

  「沉香,你不是想要女人吗?难道……娘不是女人吗?」杨婵叹息了一声,轻轻将儿子的手推开,「难道,你就不想看看,娘的身子,是什么样子的吗?」她本是绝色美女,此时淡笑之中带着一股妩媚之情的面容,配合上那温婉的声音,真可以说是颠倒众生,沉香眼见母亲如此之美,一时之间呆愣不已,没在说话,只是盯着自己母亲的美貌脸蛋,以及隆起的胸部,脸上泛红,周身发抖,一双眼睛当中则是带着野兽一般的欲望。

  看到儿子这样,杨婵自然是明白了,自己的儿子,确实是很想和自己水乳交融,心中不禁感到无比哀怨。

  但是这不能够阻止此时的杨婵继续做她的事情,她没有在跟沉香多说什么,而是继续轻解罗衣,让这世间最完美身子暴露在自己的儿子面前。

  「不不不……这一定是一场噩梦,这一定是一场噩梦……」看着自己的妻子居然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宽衣解带,刘彦昌是无论如何不敢相信的,现在的他内心无比恐惧,他只希望这是一场噩梦,可惜这不是!

  杨婵还是第一次在丈夫意外的男人面前脱衣服,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杨婵难免会感觉十分害羞,所以这衣服脱的还是很慢的。

  此时乃是大唐王朝,整个社会流行的是仕女服,也就是那种低胸衣,半露出一对大乳房的那种,只是杨婵为人害羞,不会穿那种衣服,所以她穿的是这个时代流行的保守服装,也就是相当于宋明时期,女子所穿的衣服,一件连体长裙外衣,包裹住这个身子,内里穿上的则是雪白的中衣和中裤了。

  她缓缓除去了自己的外衣,内里是雪白的中衣,杨婵原来的衣服虽然因为是仙锦所织,所以在华山十六年也没烂掉,但是已经很旧了,所以如今穿的内衣外衣,都是新买来的,崭新的很,而她的身材也是十分丰满,在保守的雪白中衣下也是若隐若现,令人看着就是怦然心动。

  轻轻解开上身的中衣,杨婵雪白的身子终于是显露了出来,但见杨婵肌肤如雪,白嫩滑腻,还带着隐隐的一丝晕红,此时上身穿着只穿着一个红色的肚兜,但是这小小的一块布料根本无法掩盖杨婵那火辣的身材,一对圆鼓鼓的丰满乳房高高翘起,将杨婵的肚兜顶的老高,看起来杨婵的胸部绝对是属于巨乳级别的。
  而此时的杨婵,将自己的身子展露给自己的儿子观看,内心自然是无比的害羞,可是却没有停下来了,而是轻轻伸手把裤带解开,接着就当着沉香,以及自己的丈夫的面,把裤子脱了,内里并没有穿内裤,浑圆洁白的少妇玉臀,雪白修长的美腿,还有那有着漂亮的乌黑阴毛、曾经生育过自己最爱的儿子沉香的完美牝户,就这样是彻底地展现在了自己的儿子以及丈夫面前。

  「这……这……」此时的刘彦昌是从背后看着杨婵的,他看到了自己十多年都没看到的妻子光洁的玉背,已经那无比诱人的大白屁股,刘彦昌此时虽然内心十分的愤怒,可是他的欲望却在这一刻被挑拨起来,下身的自己那根已经多年没有吃过肉的鸡巴也不由自主地翘起来了……

  说到底刘彦昌也是一个男人,正常的男人,他也有生理欲望,只是三圣母被压在华山之后,刘彦昌深情,并未续弦,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过的,无法发泄自己的生理需求,以前强自压制那倒也就罢了,此时在见到自己妻子的胴体,哪有不动心之理?

  而沉香则是已经完全都看傻了,很显然眼前的这一幕,是大大的出乎了沉香的心理承受力,起码在杨婵看来是这样的,至于是不是真的这样,却是很那个了……

  此时的杨婵几乎已经是浑身赤裸了,身上只剩下一条小肚兜堪堪遮住私密部位,而很显然那肚兜也很快就没用了,杨婵终于还是轻轻地从后解开了肚兜的带子,那可怜的亵衣也在此时是乖乖地离开了她的身子,这个三界著名的绝色美女,玉帝的外甥女,刘彦昌的妻子,陈翔的母亲,终于将自己最圣洁完美的玉体,暴露在了自己的儿子面前。

  在此时的沉香眼里,杨婵的身子实在是美的不像话了,尤其是当那肚兜离开了这完美少妇的肉体的时候,那对已经十六年未曾暴露出来的玉乳,此时仿佛挣脱了枷锁一般,彻底地展现在了这空气当中,杨婵的一对乳房因为生育过孩子,因此又再度发育,犹如两颗饱满的水蜜桃一般,雪白山峰毫无任何下垂的痕迹,就这样高高的送礼在沉香的面前,而那对乳房又是肉多饱满的西瓜形,纯天然的真正巨乳,仿佛一揉之下就能捏出一汪肉汁来,山峰上的两点乳头,还是十分迷人的粉红色,此时羞涩的凸出,便如同那一点红珍珠。

  而杨婵属于的则是那种丰乳肥臀的迷人少妇,此时前有丰满大乳房,后有浑圆大屁股,搭配上长腿纤腰,玉腹美容,真是倾倒众生,完美无缺,要知道杨婵可是神仙,长生不老,因此虽然已经一千多岁,可是这身材保养的也实在是非常的好,就如同二十余岁的少妇一般,看的沉香都彻底呆住了,下身的鸡巴翘的老高,把裤子都顶的几乎是大帐篷了。

  「娘……你……你好美啊……我……我……」沉香此时盯着自己母亲的胴体,整个人都似乎要流口水一般,那副好色的样子,绝对是世间任何看到三圣母杨婵胴体时候的统一表情。

  虽然在儿子面前解衣露体,杨婵心里难免会感觉到有些害羞,可是心里面其实也有些高兴,毕竟女人都希望男人迷恋她们的身体,这样才能彰显出一个女人的魅力来……

  「沉香,你是不是喜欢女人?」杨婵此时深吸了一口气,接着低声说道。
  「是啊……娘……我……我想要女人,我喜欢女人……」此时的沉香满脸潮红,呼呼喘息着说道。

  杨婵点了点头,接着轻轻一挥手,沉香身上的衣服居然在一瞬间就全部都没有了,露出了这少男的身体。

  要知道,这种把一个人的衣服凭空变没了的法术,对于神仙来说可以说是过于简单了,更何况沉香穿的还只是凡间的普通衣服,要变走真的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你们……你们……」见到自己的妻子脱光了衣服,露出了无比完美的少妇胴体,而又一瞬间将自己和她的儿子的衣服都变没了,如此坦诚相见,刘彦昌这个熟读孔孟之学的读书人此时只觉得气往上冲,浑身似乎都无比痛苦,此时激动地拍打着那无形的墙壁,同时嘴里愤怒地大喊大叫,可惜他的喊叫毫无作用,杨婵是根本听不见的。

  将沉香的衣服给直接变走,这本来也是剧本里写好的内容,可是当儿子的身躯展现在自己这个母亲面前的时候,杨婵还是吓了一跳,准确的说,应该是被沉香的那根粗大的铁物,给狠狠地吓了一跳。

  但见此时已经浑身赤裸的沉香,下身的那少男的阳物已经勃起,长度已经达到了六、七寸长,而更有着粗大的半径,便如同未来的那些非洲黑人一般,像是一根狰狞的铁棍,只不过黑人的鸡巴乃是黝黑色,而沉香的却是犹如精雕细琢的洗漱品一半,是淡红的,但是此时如愤怒的雄狮一般,虽然杨婵还未触摸,可是却已经能够知道,沉香的阳物必然是无比坚硬的。

  「这……这是什么东西啊?!」

  杨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居然会有这么大的阳物!要知道,当年跟刘彦昌做爱的时候,刘彦昌的阳物还比不上沉香此时的三分之一,毕竟只是个文弱书生,虽然因为杨婵寂寞的久了,刘彦昌还是可以给杨婵快乐,可是杨婵终究也是因为刘彦昌身体的原因,并未享受过真正的无比极乐的高潮,而杨婵也从未和其他男人有过亲密的接触,一直以为男女之事也就那么回事儿,每个男人的鸡巴也都是一样长的,哪知道现在见到沉香这根可怕的话儿,简直是颠覆了杨婵的三观啊?

  「娘,我……我的那个大吗?」沉香此时呆呆地盯着自己母亲的丰满肉体,尤其是那一对雪白的大乳房,却没有动手前去抚摸,只是如此对杨婵说道。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杨婵一下子回过味儿来,这个也是写在剧本里的,根据剧本里写的,一旦沉香说出这句话来,自己就要……想到那个羞人的地方,此时的杨婵心里很是害羞,尤其是沉香这根巨物的粗大已经完全超出了杨婵的想象,如今要杨婵做那种是亲,真的是……

  可是想起如今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自己和亲生儿子都已经坦诚相见了,还有什么事儿是不能做的?豁出去就是了……

  另外,自己在华山这么多年,其实也已经是寂寞无比……自己的丈夫已经死了,而和演完这场戏,救了他的性命之后,自己就会随丈夫去死,而且会魂飞魄散,如今,倒是不如在临死前好好享受一下……

  抱着这种态度,杨婵终于还是决定要这么做了。

  她缓缓出有些颤抖的玉手,轻轻握住了儿子那根巨大的阳物,一触碰之下,杨婵就感到手中仿佛是摸到了一根滚烫的铁棒一样,别的不说,自己的儿子沉香这根阳物,光是硬度,就绝对不是刘彦昌那根可以相比的……

  「沉香,你的阳物真的好大啊……啊……娘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巨大的阳物……」一边说,杨婵一边将沉香从床上拉起来,然后沉香就下意识侧身站立在了刘彦昌的面前,而杨婵却是一下子翘着浑圆的臀部,跪在了自己的儿子面前。
  就这样,刘彦昌可以完全看清楚,自己的儿子那根巨物,在愤怒惊恐的同时,刘彦昌看到自己的儿子鸡巴居然如此之大,也不禁是吓了一跳,他怎么也想象不到,一个男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阳物?相比之下,自己那根,真的可以说是细短裤筷子和铁棒的差距了……

  而接下来,杨婵和沉香的一番对话,更是气的刘彦昌七窍生烟。

  「娘,你……你说你是第一次见到我这么大的……」此时的沉香开口道,「那,那我爹的和我的比起来,却又怎么样?」

  「这个……」这个话也是剧本确实存在了,杨婵眼见沉香居然真的问出了这句话来,她自然心里十分古怪,可是却又不得不回答。

  「当然,当然是沉香你的大了,你爹哪有……哪有这么大啊?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啊……」杨婵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淡,但是心里面已经是无比难受和痛苦,毕竟一个妻子,居然如此编排自己的丈夫,杨婵心里当然是很难受的,只能暗中想道:「彦昌,对不起,希望你在天之灵能原谅我,我也是没办法,我必须要救我们的儿子啊……呜呜呜……」若是杨婵知道,自己现在做的事情,刘彦昌看的是一清二楚,那不知道会怎么想?

  而刘彦昌听到这句严重损害他男性尊严的话,差点没就此气死,此时对着二人破口大骂,什么恶毒语言都骂出来了,可是却是毫无作用的。

  「真的吗?娘,我……我这个真的这么大吗?」

  沉香听到自己的母亲这么说,脸上闪现出强烈的激动之色,而鸡巴这个时候又是硬了几分。

  杨婵轻轻晃动着自己的诱人的臀部,握着沉香那根巨大的阳物,嗔道:「沉香,当然是真的,娘……娘怎么会骗你呢……来,现在让娘尝一下你的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味道……」说着,杨婵居然轻轻将自己的小玉嘴儿给张开了,一把就将沉香的大龟头含在了嘴里。

  「啊!娘……啊……好爽……」当自己的巨物被自己的亲生母亲一口含住了之后,沉香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叫声,妈的,真是太爽了,被自己的母亲口交,而且还是这样的丰乳肥臀的雪白美女,这种享受,让沉香几乎要飘飘欲仙了……
  「三圣母,你怎么能……怎么能……」看到自己的妻子,居然这样下贱地给自己的儿子,用嘴口交,刘彦昌气的是七窍生烟,以前他也曾经希望杨婵给自己口交,可是却从未敢说出口来,因为那样实在是太亵渎神圣的三圣母了,可是现在,现在她怎么能……怎么能……

  可怜的杨婵此时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就在自己的面前,亲眼看着自己给自己的亲生儿子口交,她还是第一次给一个男人口交,就算是之前对自己的丈夫刘彦昌,杨婵也从未给他口交过,甚至杨婵从来就不知道,男女欢爱,竟然还有所谓的口交这一招。

  哪知道现在在这里,居然要按照那个剧本上写的,给自己的儿子吃那羞人的东西,杨婵虽然心里不愿,可是也不敢违背那个剧本上写的东西,现在只能在自己儿子的下身,为儿子的阳物进行服务。

  而沉香那根巨大的阳物也实在是太也恐怖,杨婵又是第一次给男人口交,要将这恐怖的大鸡巴给含在嘴里,也实在不是非常的容易,杨婵只能生涩地用嘴叼着沉香的大鸡巴,艰难地将这根巨物包在口中,这根大鸡巴犹如坚硬的热铁棒一样,杨婵的口腔几乎都给塞满了。

  但同时,随着那根巨大的肉棒被杨婵含在了口腔当中,杨婵却也感觉到了一股十分奇特的感觉,随着这根肉棒插进自己的小嘴里,从自己的身上涌现出来。
  那是一种很杨婵从未有过的感觉,只觉随着那根自己儿子的阳物插进自己的嘴里,那种奇特的感觉就似乎要点燃杨婵那已经积蓄了十几年的情欲之火一样。
  「恩……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杨婵此时已经麻利地将沉香的阳物给含在了口中,然后按照那剧本上写着的方法,在儿子的身下,轻轻前后摆动着自己的头颅,为儿子做起了吹箫功夫,那肉棒被杨婵这样的大美女含在口中,自然是更是粗硬,杨婵吃这样的一根肉棍当然有些吃力,所以嘴巴长的老大,在「呜呜」声中给儿子做着服务。

  而在做这样羞人的事情的时候,杨婵竟然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肉体越来越热,下面那已经十余年没有男人插过的肉穴,也在这个时候居然开始湿润起来,随着这湿润,一股以前杨婵从来没有的巨大的渴望被男人蹂躏的生理欲望,在这一刻忽然以很强大的势头而爆发出来了,这就是杨婵此时非常吃惊的原因,她虽然以前也会想要男人,可是却从来没有如今这一刻这么渴望,她暗暗心惊,可是嘴上却没有停下,而是下意识地配合着自己的身体的欲望而给沉香口交,但是她的心里却是羞怒至极。

  「怎么会……怎么会……我明明……明明只是为了救沉香,才按照……按照那个剧本做的……可是……可是我怎么能有那种感觉……沉香……沉香可是我的儿子啊……」

  杨婵此时急躁地想要控制自己,可是却根本无法遏制住身体的强大欲望,随着她生涩的口交,杨婵的脸蛋儿越来越红,呼吸也是急促至极。

  「娘……娘……别吃了……我……我想要和你……和你交合……你……可以吗?」此时的沉香,忽然一把将自己的大肉棒抽了出来,那根巨大的铁棒翘的老高,对准了自己的母亲的脸颊。

  「呼呼呼……」此时的杨婵一张脸蛋儿都红的厉害了,她看起来真的是情动了,雪白的臀部在不住地摇摆,眼中的神色也是无比的迷茫,她现在的意识也在逐渐的模糊,下体一滴滴的水流正滴落在地上。

  「好……沉香……今天……今天妈妈教你怎么做真正的男人……」此时的杨婵一方面是按照剧本来做,一方面也是自己真的很想要,当下也就不管什么廉耻不廉耻,站起身来,就一把躺在了床上。

  「你们不可以!不可以!」刘彦昌看到这一幕,身为过来人的他,哪里还不明白?沉香和杨婵要真正做那乱伦之事了,如果真的这样的话,刘家的脸可就彻底丢光了,这下刘彦昌是无比焦急,激动大叫,可是他此时又如何阻止得了沉香和杨婵呢?

  此时的杨婵躺在了床上,张开了自己雪白的大腿,露出中间粉红的小穴,虽然和刘彦昌做过那种事儿,又生育过孩子,可是杨婵的小穴还是那样的鲜艳粉嫩,令人看着就是怦然心动。

  「沉香,来吧,来,回到这里,这里就是你生出来的地方……」事已至此,杨婵早已经豁出去了,她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这场乱伦大戏,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她现在只想好好享受一场激烈的性爱……

  「娘,我……我要你,我要你……」沉香看到母亲那粉红的小嫩穴,早已经无法控制,一把扑到了杨婵身上,却先不急着插入,而是抓住了母亲的两颗大乳房,双手狂热地搓揉着杨婵的丰乳。

  「啊啊……沉香,你……你……别摸娘的那里……啊……难受死了……啊……?」杨婵这颗十六年来从未被任何男人摸过的珍贵胸部,此时被自己的儿子抓捏,登时杨婵就只觉周身一股酥麻快感涌上心头,说不出的快乐,同时那种渴求性爱的情欲燃烧的更是厉害,她登时无法控制,便在自己的儿子身下,激情呻吟起来。

  「娘……小时候,小时候儿子就是吃你的奶长大的……现在,我好想在吃,娘的奶子好大啊……好白啊……」沉香一边说一边低头含住了杨婵的一颗粉红的乳头,一阵吸吮,立刻一股清甜的奶水就从杨婵的乳头处喷涌出来,被沉香吃在嘴里,要知道杨婵乃是神仙,她的哺乳期要比凡人女子长的多,所以即便是生育沉香已经一十六年,可是奶子里依然有充足的奶水,此时被沉香一吸吮,立刻就吃出来了。

  「啊啊……沉香,不要吸,不要……」杨婵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有奶水,此时被沉香一吸,奶水喷涌,杨婵周身只觉一阵奇麻,令她情欲狂热,难以自持。
  「娘……我爱喝你的奶水,我爱你……啊……好甜……」沉香压根儿就没有理会自己母亲的这种无谓的挣扎,而是激动地吮吸着杨婵的奶水,抚摸着她的奶子,又不时把手伸到杨婵的下身,抚摸她的阴部,把自己母亲的小穴、阴唇和阴蒂都摸了个遍,可怜的杨婵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挑逗?不过片刻,已经是浑身奇痒,难受至极,只希望沉香可以立刻满足自己。

  「沉香……你别在戏娘了……娘难受……啊……救命啊……啊……」

  「娘,你是不是很想和儿子行房啊?」

  「是啊……沉香……你快进来……娘要你爱我……」

  「好……娘……儿子这就爱你,儿子要爱你一辈子……」

  沉香此时和母亲肌肤相亲,真是亲密至极,此时下身的阳物对准了生出过自己叠小穴,随着沉香一声低吼,在后面的刘彦昌还在不住大骂叫喊的时候,沉香和自己的母亲,终于再次合为一体。

  「啊!」当那根巨大的阳物真正插入到杨婵的小穴的时候,这三界著名的绝色美女、玉帝的外甥女、沉香的亲生母亲三圣母杨婵,发出了无比满足地呻吟声。
  「太舒服了……啊……好大……插进去了……我要死了……啊……」杨婵此时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地发出了淫荡的呻吟,她实在是觉得太舒服了,沉香的鸡巴的巨大、坚硬、强悍,无不是杨婵在刘彦昌身上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以前如果跟刘彦昌做爱只有一丝快感的话,现在却有一万分的快乐,已经在华山那种破地方守了十六年活寡的杨婵本来就是如狼似虎,如今遇上儿子的这根大鸡巴,以及年轻强悍的身体,这完美少妇立刻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沉沦其中,即便是知道对方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可是也控制不住那无边的春潮,在儿子的身下被玩弄的欲仙欲死。

  「啊……啊啊……娘,儿子……儿子终于回到我出生的地方了……啊……你下面好紧啊……啊……你爱我吗?娘,你爱我吗……啊……」沉香终于在这一刻,真正占有了自己的母亲三圣母杨婵的贞操小穴,他插入杨婵的小穴的时候,那一瞬间,一种仿佛征服了全世界的极乐,伴随着阳物被自己母亲的小穴紧紧夹住的快感,让他飘飘欲仙,他不会客气,一进去就狠狠地深入到杨婵小穴的深处,然后就开始大力地前后抽查,双手更是配合自己的腰部,抚摸搓揉杨婵的乳房、纤腰、大腿等敏感部位,嘴唇更是不住地和杨婵亲嘴接吻,上下齐出,尽情地亵玩儿自己的亲生母亲。

  而杨婵的小穴虽然不是第一次被男人插入,而且又生育过孩子,但是却紧窄如处女,丝毫不比四姨母敖听心差多少,沉香心里知道,这必然是仙女的特质,当下一边呼喊着母亲,激烈蠕动。

  「啊啊……沉香……啊……娘当然爱你……啊……娘好爱你啊……你是娘的一切……娘的一切都是你的……啊……用力点……娘好舒服……」此时完全已经陷入到淫欲当中的三圣母杨婵,可以说是极乐无穷,欢快无比,随着身体身体的快乐,杨婵心里对沉香的母爱似乎也被唤醒了一般,这就更增添了杨婵身心的快乐了。

  母子二人做的很是开心,而后面的刘彦昌看到这对男女激情地缠绵在一起,沉香以十分巨大的力道,压在自己的妻子身上,一下又一下地在「啪啪啪」地肌肤撞击声中,将巨大的肉棒插进来了自己的妻子的身体里面,这让刘彦昌在无比愤怒、绝望的同时,自己的鸡巴也硬了,毕竟这一幕实在是太劲爆了,此时的刘彦昌是看的一脸潮红啊……

  「娘,你舒服吗?儿子是不是干的你很舒服?我的那个大不大?」沉香此时一边用力地抽送着鸡巴一边问着母亲这个问题,而杨婵早已经在沉香插入那一刻就已经被他完全征服,此时几乎被儿子控制住了一切,自然是非常顺从地配合着沉香地下流无耻的言语:「啊啊……舒服……啊……娘从来没……没这么舒服过……啊……天……啊……我要死了……啊……」

  此时的沉香又再一次低头亲吻自己亲生母亲的小嘴,可是这次他不单单是亲嘴,而是一把含住了自己母亲的红唇,把自己的舌头伸入到自己亲生母亲的小嘴儿里,而杨婵现在完全被沉香的巨物淫肏的尊严尽失,沉香的舌头伸进来,杨婵立刻就和他肉舌缠绵,沉香激动地和自己的齐声母亲热吻亲嘴,双手按着自己母亲乳房,变换着手法搓揉,而下身的耸动抽插更是丝毫不停,杨婵此时小嘴被沉香给堵住,身体上的快感令她想要呻吟叫床,可是却无法叫出来,只能在和沉香舌吻的时候,舌头疯狂地蠕动,身躯更是不住摇摆,发泄内心的快乐了。

  就在此时,沉香忽然一把从自己的母亲身上爬起来,一把将自己的阳物抽了出来。

  「啊……干什么停下来啊……啊……」随着沉香一拔出自己的肉棒,杨婵立刻感受到周身无比难受,那种感觉很痛苦,她迫切希望自己的儿子继续干她……
  「沉香……你……你不要停下啊……」此时的杨婵,真可以说是毫无做母亲的尊严了。

  沉香此时挺着自己的肉棒,犹豫了一下之后,低声道:「娘,儿子……儿子想看看你的屁股……能不能……能不能从后面弄啊……」

  「这……这……」此时正被自己的欲念折磨的十分难受,但是出于尊严和道德,不敢自己手淫的刘彦昌,听到沉香居然……居然说要从杨婵的后面弄,他在愣了一下之后,愤怒之情自然又是大增,天呐,当年自己和三圣母做爱可是一直都是传统的男上女下,自己可不敢让杨婵翘着屁股让自己搞,可现在,这逆子怎么能……

  可是,杨婵听到了沉香的话之后,只是犹豫了不到两三秒钟,就一下子翻转身子,脸对着刘彦昌,一盘大屁股翘了起来,嗔道:「啊……沉香……你来吧……弄……弄娘的后面……」

  「好……」沉香激动地一把扑到了杨婵的背后,看着自己母亲那雪白丰挺的大白屁股,他立刻毫不犹豫地就把自己的肉棒从后继续插入,双手同时捧着杨婵的臀肉,捏揉之间,开始前后剧烈地冲刺。

  「啊啊啊……啊……好棒……啊啊……沉香……好舒服……啊……弄死我了……啊啊啊……啊……」

  像是一条母狗一样,把雪白的屁股翘起来,让自己的儿子从后面干自己,杨婵虽然心里羞涩,可是身体却似乎比刚才舒服的多,她控制不了自己,又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就在自己的面前看着自己如何翘着屁股被男人玩弄,她自然是无所顾及地呻吟着。

  杨婵的雪白屁股很是丰挺,沉香激动地捧着母亲的大屁股,温柔地抚摸中,不时地在抽插几下后,还用自己的手掌拍打一下自己母亲的大白屁股,清脆的「啪啪」声,更是增添乐趣。

  「是时候了……」此时的沉香心里这么想着,然后一边肏自己母亲,一道法力随后释放……

  接着,让杨婵魂飞魄散的一幕出现了,眼前的墙壁消失了,一个男人正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虽然这个男人有些苍老饿,可是杨婵不会认错的,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丈夫——刘彦昌啊!

  「天呐!」这一下可是把杨婵吓坏了,天,自己的丈夫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登时,杨婵也明白了,自己光着身子,翘着大白屁股,像是一条母狗一样,正在被同样光着身子的儿子从后面淫辱!这一切都让丈夫看到了!

  「不要……啊啊……沉香……你放开我……你爹……你爹……在这里……啊……不行啊……啊……」杨婵知道不能再让沉香干下去了,想要挣扎出沉香的蹂躏,可是此时却是毫无办法,沉香紧紧抱住她的屁股激烈地抽送,而她的力气随着沉香的蹂躏也早已经消失殆尽,根本无力挣扎,而更可怕的是下身的快感越来越强烈,令她就算是喊出「不要」,都是底气不足。

  而此时的刘彦昌不知道刚才杨婵根本看不到自己,还一直以为他们能看到自己,一直是在无视他的存在,而他现在的鸡巴难受的厉害,整个人十分难受,嗓子也已经骂哑了,因此此时只能绝望地抱头蹲在地上,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对杨婵的叫喊视若无睹……

  「啊……啊……沉香……你不要干了……啊啊……你爹在这里……啊啊……好舒服……啊啊……要……要爆了……啊啊……」

  此时的杨婵虽然极度地羞耻,可是身体如今已经快要被沉香淫弄的达到极乐,她也无法停下来了。

  「对不起……啊啊……娘……我停不下来了……啊啊……啊……我要射了……啊啊……不行了……」

  「啊啊啊……沉香……啊啊……娘好快活……啊啊……啊……」

  在这样激动的时刻,沉香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射精欲望,在剧烈地冲刺中,杨婵也已经是无比的快慰开心,随着沉香把自己的精液在一瞬间剧烈地在欲仙欲死的快乐中喷射进了杨婵的小穴的时候,三圣母杨婵也是下身一阵痉挛,在无比欢乐的一阵高潮中,终于在自己的丈夫的面前,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操的达到了欲望的极限欢乐中……
   1.jpg (71.44 KB)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影片评论

首页

长视频

短视频

图片

写真

小说

声音